体面I

217 中间人递话(一更)

白歆以为她妈说的是本事方面、

哼哈应了。

不如就是不如嘛。

母女俩驴唇不对马嘴说了半天。

说到最后,隋静有点可怜盛桥了。

“盛桥多好一人儿啊,你姐高攀。”

白歆只听的天灵盖飞起。

啥玩意?

“妈,我姐多大?盛桥多大了?”

“不看那个,看的是条件,你姐,呵……”隋静笑了笑。

“你这笑声什么意思啊?”

什么意思?

盛桥来公司接白勍,提了提给她家送东西的事情。

白勍一愣。

“没必要!”

盛桥笑:“闲着也是闲着,顺路就过去了。”看白勍道:“其实处着处着就好了,也没那么难,毕竟是你妈,也不能永远不联系。”

隋静的奇葩,盛桥没见识过。

打过几回照面。

他觉得还好。

白勍挤出笑。

“你高兴就好,我马上就完了。”

忙完手头上的,就可以一起回家了。

盛桥问她:“家里还需要动动吗?”

白勍摇头:“没必要。”

等她忙好,两人一起下班。

然后顺路去给盛桥买衣服。

白勍摸不准他的喜好,就是陪同。

多数都是盛桥自己买。

他问她意见,她就负责点头。

他品味不差的。

在沙发里坐的正无聊呢,遇上熟人了。

“白勍?”

白勍看过去。

她小学同学。

不是去过一次那个同学会嘛。

同学看见她,视线一直往里头瞄。

她是见过白勍对象的。

不长里面那位那样儿。

这是谈几个啊?

啥关系啊?

“真巧,在这里能遇上你。”

白勍点头。

是有点巧了!

你说她今天干吗要来这里呢。

“那是你朋友啊?”

盛桥换好衣服,准备出来。

他站在更衣间的门口就没动,打算听听。

白勍嗯了一声:“嗯。”

“我记得那次同学会,有个可帅可帅的人来接你了……”

不会是特意请的吧?

这种都是发生在小说里的。

为了叫大家记住。

白勍都这么虚荣的吗?

天啊!

花这个钱,她可真是闲的。

“我不太记得了。”白勍说。

“就那个,从地铁口出来背着个书包……”

白勍不记得,可同学记得很清楚。

到现在为止,那一幕她还记着呢。

虽然人的脸她可能是忘的七七八八了。

“瘦瘦高高的,能有一米八多的吧……”

盛桥推门出来。

“怎么样,这件还行?”

白勍笑:“挺好的。”指指自己同学:“我同学。”

又对同学说:“我男朋友。”

同学瞧盛桥的脸,瞧得出来年纪。

但是看穿衣风格,瞧着条件应该不错。

这是……离过婚的男人吧?

“你好。、”盛桥打了招呼。

同学没在说什么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。

盛桥挑眉:“你这同学,有点意思。”

“小学同学,都不熟了。”

买完衣服又逛了会。

盛桥要买衬衫,白勍看看腕表,提议:“我走的有点饿,咱们去吃点东西吧。”

那家店,她不想进!

进了也是难堪!

荣长玺特别喜欢那家店的东西,她经常陪着来。

导购都认识的,这一进去保准容易出尴尬情况,不如不去。

盛桥愣了一秒,然后点头:“那去吃东西吧。”

他见过荣长玺两次。

店里的导购眼尖看见了白勍,荣长玺刚才正在试衣服,她提醒了一句。

“我好像看到了白小姐……”

荣长玺的脸格外的僵和冷。

“她自己?”

“身边还有个人,可能是家里的谁吧。”

荣长玺的心情降到了最冰点。

原本想多买两件衣服的,实在是没什么心情,一件都没买。

裹上羽绒服就离开了。

坐地铁回家。

因为心情极度糟糕,饭也不太能吃得进去。

心情不痛快!

饿了两天,他能有好儿?

荣奶奶是瞧在眼里,也知道他用自己手机给白勍打过电话。

为什么打她不清楚。

早上见孙子都晃了,荣奶奶叹气。

“我给小白打个电话吧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人气小说推荐More+

将军夫人惹不得
将军夫人惹不得
打赢了一场离婚官司的金牌律师沈婉,在去巴厘岛的飞机上穿越了,穿越在了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,因为丈夫娶平妻,想不开跳水自杀的将军夫人身上。她原本只想好好养好身体,谋划谋划,和这大猪蹄子和离了,自己过逍遥日子去。可这白莲花小老婆却非要来招惹她,原主的一对儿白眼狼儿女也给她找麻烦。无法,她只得用事实告诉她们,姐姐不是你想惹,想惹就能惹的……
月荼
嫁给国公爷后我恃宠而骄
嫁给国公爷后我恃宠而骄
苏觅是国子监祭酒的嫡长女,长的国色天香,名门闺秀,京城第一美女。    从小和镇国公府定有婚约。    镇国公宁鸿宇,因上战场,双腿残疾,坊间传闻脾气暴戾。    嗜血无情,常年居住府邸,深居简出。    而她被人蒙骗,弄的自己声名狼藉,最后被三皇子利用完后。    一杯毒酒将他毒死,与她表姐比翼双飞。    重活一世,她要嫁给那个从小和她有婚约的宁鸿宇。    *    成婚后,苏觅默默看着在她
莯玲
凌少盛宠:穿书小医妻
凌少盛宠:穿书小医妻
穿成为渣男顶包的替罪羊,沈知晴决定,让罪人得到应有的惩罚才是王道。某渣男悲惨兮兮:知晴,你不要替我去顶罪!深情款款,活脱脱一副男版绿茶白莲花。沈知情尊重本人意见当下拍板:好的,我不会去的,但是你去那天我一定送你到里面才离开!沈知晴心情大好,却不料某受害人找了上来。"害你的是渣男,为什么要找我?""你是医生,不找你找谁?"&am
一夕秋风
重回八零:胖妞厨娘是团宠
重回八零:胖妞厨娘是团宠
包租婆阮棉棉人生最大乐趣便是个吃。没想到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。一个糯米丸子便把她噎回了八零年代。正哀嚎这时代物资紧缺要亏嘴就天降好消息。什么?我爹是国营饭店大厨!什么?我伯是供销社干事!什么?我叔是肉联厂厂长!得嘞得嘞,只要有吃有喝咱啥都好说。麻辣烫,火锅,珍珠奶茶,炸鸡,烧烤…来来来跟我混大家都有口服,我大中华美食无往不利!一步步变成瘦美人的她打脸一众人,也成为最耀眼的团宠。
纪阿宅
嗜爱成瘾:豪门傅少的强制宠爱
嗜爱成瘾:豪门傅少的强制宠爱
“我们退婚吧”“什么?”她喜欢他喜欢了九年,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向她退婚!在她最狼狈无助的时候,一个强大的男人从天而降“你愿意嫁给我么?”“我愿意”没想到结婚以后这个男人却把她宠上了天。这时候前任未婚夫也回头对她步步紧逼:“除了我身边,你哪也不能去”她的感情又将何去何从……
馒头就酱吃